深夜聊天室:你对游戏领域的新十年有何期望?

  马上就是2020了,不管今年有多少游戏没能打完,很快就会进入新的十年。有不少外媒说:明年就是游戏界的大年,各种豪华大作接着次世代的新主机。如果能旗开得胜,从而方面来说都是好事。未来怎样虽然谁都说不准,但不妨可以谈谈当前期待与愿望。

  图像表现可想而知会继续逼近真实,无论是可能要成为3A标配的光追还是更高的分辨率,又或者让短时间载入大量素材成为可能的SSD,想必能都通过画面为那个欺诈感官的世界营造更多的沉浸感。

  这对驾驶模拟类游戏的帮助可能尤其显著。等到所需硬件水平能够平民化的时候,在家中欣赏世界的街景大概会更加绝妙。虽然指望通过这些来实现老生常谈的“打破反对游戏者的偏见”恐怕还是不太可能。

  VR看起来好像也有了些起色,和云游戏一块僵持着。让我更在意的还是把视频、直播和游戏本身衔接起来的那些想法,通过视频、直播载入他人进度是否意味着游玩方式有可能会趋于不连续?让观看直播的观众影响游戏内部环境又是否会催生出新的娱乐?

  除开这些较新的概念,或许是有情怀的人有了钱、或许是有钱的人拾起了情怀或是什么别的想法,不少被称为“时代弃儿”的IP或是类型也被翻炒了起来。只不过最后是东山再起还是被再度雪藏,结局依然很难说。毕竟被时代抛弃并非完全没有理由,有些还不是游戏本身能改变的了的。因此我也说不清是否期待这种所谓的“文艺复兴”。

  以前曾玩过一个讲述一群爱好者制作游戏经历故事的作品,我很喜欢其中借角色之口讲述的一小段话“我们的未来是——就这样将这个游戏做完,饱受差评,欠下一屁股债。为了还清这些,我们不得不去做正经的工作。脚踏实地,汗流浃背,满手老茧,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地去工作。重新做人的准备OK?”值得一提的是,这部作品的制作团体在该作发售后即宣布倒闭,核心成员怕是已经在任劳任怨地工作了。

  那些执着于旧情的人如果失败了,恐怕也会造就新的故事。假若这些故事的风头在某个遥远的未来,甚至比本人的作品还要受欢迎和赞美,这究竟是可喜还是可悲的呢?

  最后感觉写这么多废话还不如去多打点游戏,最实在的愿望可能还是希望新的一年里能多点玩游戏的时间,也祝愿各位能在新十年里有更多时间能沉浸在自己喜爱的游戏中。元旦快乐!